TANEK

不務正業

【凯歌】半醒

*第一人称  慎入慎入慎入!!


*ooc au


*来自《催眠大师》的脑洞


*珍惜眼前人,切勿浪费时光


*看文留评是种好习惯


我叫王恺,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现在这个天台上,双腿发软,心悸,慢慢的往后退,直到看不见那对于我来说如深渊黑洞的高度。

我瘫软在地上大口喘气,身体发抖。“砰砰砰…”有人在敲门,耳朵能够听见那急促的敲门声,无力的伸出手朝着门的方向张口却不能语,感觉世界开始变得灰暗,伤口里血液肆意流淌,恐惧盖过了痛觉,自己却好不自知,眼前发黑直到我在那片灰色世界昏迷了过去。

“王医生,王医生。”我睁开眼望着眼前略带熟悉的护士。

“医生你可算是醒了,我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了,身上有好多伤呢。”丽莎是一名女护士是我的助手。

“我这是怎么了?”我仔细回想起我在上天台之前的事结果一无所获。

“我不知道,有人看见你在天台站着,还以为你要跳楼呢,就连忙通知我们,结果我们一到那里你就昏迷过去了。身上还带着伤。医生,你没事吧。”丽莎不安的问道。

“我没事。”我合上双眼重新陷入了梦境。

再次醒来,外面下着雨,床边坐着一个人,男人。

他转过头来,面容俊朗帅气,美不中足的是右眼皮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疤,展颜一笑:“你好。我是你的爱人,我叫胡叙。”

我望着这个年轻男人不由的疑惑,我哪里来的爱人,我自己都不知道。窗外的雨渐渐的停了,我与他无语对视,他的眼睛含笑像个月牙一样,我也不禁笑了起来。

“你说你是我爱人?我怎么不知道你?”他给我倒了杯水:“你把我忘记了。”

我不知该反驳还是沉默,在我记忆里没有他的存在,可是他对于我来说很熟悉,熟悉到了骨子里,那种感觉很奇怪,或许我只是忘了他是谁。

我收拾东西向院长请了假,在路上他一直牵着我的手不松开,我调笑道:“是不是我上个洗手间你也要一起去。”

他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我被他逗地哈哈大笑,不在意路人奇怪的眼神带着他回家。

家里乱七八糟的,他熟门熟路找出拖鞋:“这么乱,叫你好好打扫卫生的,你是不是又忘了。”说罢开始收拾四处乱放的书籍,我进了厨房,默默的把厨门关上无奈的对着未洗的碗摇头叹气,撸起袖口,准备大干一场!顺道还做了一次晚餐。

两碗普通的热干面放在桌上,他拿起相机往我这个方向按了快门,我抬头一看:“不好吃饭,瞎拍什么。”他摇摇头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一脸笑意地看着我,我被他盯着鸡皮疙瘩起,随便扒拉几口吃完。

在浴室里我理了理这一天发生的事,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回想不起来,昏昏沉沉的,我意识到自己可能洗太久了,走出浴室,看见自己的床上拱起一个包。

原本在客房睡觉的人出现在我的房内,柔声问道:“不在你的房间,非得跑到我房间来安寝?”

他从被子里冒出脑袋,一脸傲娇:“朕今个翻你的牌子。”

我忍笑道:“陛下能来是臣的福分。”

他假模假样的晃晃小脑袋:“那是。”

我被他这个小模样逗得心痒痒,扑倒床上,把他按到被子还挠痒痒。

他笑个不停连声求饶:“不要…不…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恺哥…快…快停。”瞧他笑成这样我也就停下魔手。

玩闹过后,周围一片静谧,灯也被关掉了,陷入的沉寂。我双眼睁开黑暗中天花板开始变得扭曲,窗户的玻璃碎了一地,耳边似乎有声音,笔直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只剩下眼珠在转动,身上似又千斤重,我想挣脱那种感觉。艰难的坐起,我低头,床的下面是裂缝,深不见底,我恐惧的僵直在那。

突然,有一只手抓住我的脚,把我拖入了裂缝内,我都来不及大声喊叫。

从床上弹起,大口喘气,身后已全是冷汗,原来是梦。

我走出房门,在客厅见到胡叙他安静的坐在那里,阳光洒落在他身上像个天使。

我不敢上前打扰生怕破坏了眼前的景象。

 

“你醒了。”他回头一笑,没有人会比他的微笑给我带来更多温暖了。他周围堆放着书籍和照片,像昨夜没有收拾过一般,他坐在沙发上一张又一张的看着那些照片。

我从后面拥抱着他,在他耳畔说:“干什么呢?”他怕痒轻笑:“痒。没什么,就是在看我们一起的照片。”

我拿过他手里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人笑容灿烂,我脑中似乎想起些什么一闪而过。

“这是在哪?”

“以色列。”

“那里肯定美丽极了。”

“是啊,那时候可惨了,你又只会说几个英语单词可苦了我了。”我听言笑了,揉揉他的头没有说话却把他搂紧。

“别离开我。”我把头埋进他的颈脖处深深呼吸着只属于他的气味。

他没有回答,沉默的抱住我。

我害怕这一切的消失,我像是活在梦境中,有他的存在,我惧怕他像烟花般绽放后就消失殆尽,维持这样的日子别让我醒过来。

我住在巴黎,窗外风和日丽,他心血来潮的拉着我去逛街。

东瞧瞧西看看,在一位吹着萨克斯的街头大叔面前停留了下来,他走到大叔面前胡乱的跳起不成形的舞。晴朗的天气,欢乐的曲风,搞笑的舞蹈,这让我无比的快乐,我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是一定很幸福,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以及紧握不放的双手。

 

我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没有。

我发现胡叙不见了,他跑到哪里去了?我迷茫的站在原地,生涩的开口问道:“先生,请问有没有见过我的爱人,刚才他就在你旁边跳舞。”

大叔十分迷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没有,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没有人在跳舞。”

他去哪里了?他又离开我了吗?

评论(10)
热度(28)

© TANE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