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EK

不務正業

【凯歌】日常

*依旧是练习   脑洞

*拉郎我站陈亦度X郑秋冬

*一发完

*小年快乐!!!!各位吃好喝好!

打滚卖萌求评论!!!!!!!嘤嘤嘤QAQ

——————————————————————
王先生一睁开眼,一个放大版的脸正对着自己。混沌的脑子仔细回想了。

自己和胡先‘私奔’了,准确的来说是被胡先生给拐走了。

胡先生用手在他眼前晃晃笑着说:“是不是傻了。”

王先生头疼:“我回去之后估计会被苗姐骂死。”

胡先生眉开眼笑:“没关系啦,适当的放松对你来说很好的,你看看你都瘦了。”边说还扯他的脸。

王先生搂着他纤细的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闹。”还舔了一下他的耳廓。

胡先生邪魅一笑,跨坐在身上手捧着他的脸来个热情四射的吻,邀请着他,这难免会擦枪走火,开始了妖精打架的好戏。

胸膛紧贴,似乎可惜听到彼此的心跳,王先生握住他的腰肢,抬起又落下狠狠的贯穿,胡先生只剩下颤抖与喘息,口中还发出媚人的呻吟。

火辣的抚摸,心跳加速,双方交换深情的拥吻,让人听了觉得面红耳赤的撞击声,让这个房间充满了情色和欲望,显得格外的暧昧。

十指交握,胡先生瘫软在床不愿动弹。王先生是众所周知的网瘾boy,她用一只手就能握住加大版的手机,胡先生最是羡慕他的手,大大的手掌一下子就能握住整个水果六+。见他又玩起了手机,伸出一只手拿走,幼稚的质问道:“你要我还是要手机?”

王先生故作高深的思考:“…要手机。”胡先生气急,果真是拔吊无情,翻过身子不理会他。王先生见他生气了,好言哄道:“可是手机有你的消息呀,我才看的。”

胡先生不满:“真人都在这里了,要什么消息。”

王先生哈哈大笑,搂过他的腰指尖划过他细腻的皮肤在他耳畔说道:“你是我的。”胡先生红了耳根软了腰身。

两人这一天什么也没干就在床上厮混腻歪了一整天了。

胡先生喜欢猫,这次旅行也不忘带着他的爱猫来,每次抱着他家的猫都会感叹小天使!

王先生捋一捋猫又瞧一眼胡先生,两只猫,嗯,还是大猫好。

啵——

胡先生捂着被他亲的脸有些面红耳赤“这是干嘛呢。”

“没事,我想亲你了。”

胡先生有时候被他的直白球老是砸一脸血已经表示正在努力习惯中。

王先生和胡先生当初在一起很不容易,因为两人身份的问题以及身边人的不同意,最后还是排除万难在一起甜甜蜜蜜的。

“今天你要出去吗?”

“出去吧,登山吗?”

“就你那样还登山?”胡先生斜眼瞪着他。

王先生温柔的笑。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个巧克力泡芙和一束玫瑰:“给你。”

胡先生啃着泡芙逗着猫,王先生拿起了手机看起了搞笑视频,胡先生被他笑的引起了兴趣抱着他的猫和王先生一起看视频,两个笑点低的人在一起注定不会变得淡定。导致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他们魔性的笑声,害的猫大爷都用猫爪子捂着耳朵。

胡先生晚上暗搓搓的打开电脑在键盘上有节奏的敲着,还伴随着嘿嘿嘿的笑声。王先生打开一条门缝,悄悄的绕道他的后面搂住他的肩膀:“这是什么?”

胡先生脸上惊讶但很快掩盖过去了:“没什么,亲爱的。”笑的乖。

王先生挑眉,抱起他就往床上扔。边脱他的衣服边说:“你说是你的身体诚实还是嘴呢~”胡先生被他堵上嘴有话也说不出来。

不一会儿就软倒在床,修长的双腿勾着他的腰,手挂在他的肩膀上,神色媚人。

王先生爱级了他的小样,整整一夜颠鸾倒凤。

王先生见他睡着了,就跑去看他的电脑到底写些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郑秋冬和陈亦度。

王先生拿出他的小学文笔简单粗暴的上了肉顺道还改了陈亦度X郑秋冬。拉的一手好郎。

郑秋冬站在无人的街头上大雨倾盆淋湿了他全身像个落水狗一样无助的现在那一动不动。

陈亦度今天难得想自己走走,拎着大小包,看见郑秋冬一人站在那,自己就不由自主的把伞遮过他的头顶:“你怎么了?”

郑秋冬还以为雨停了,抬头,一位面容英俊的男人表情带着有些‘鄙夷’。却不想这是陈亦度习惯动作。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一个一个,就连不认识的都在鄙视着我。:“走开!”

陈亦度皱眉,他似乎见过这个人但又想不起来是谁。把伞塞进他手里,拉着他的手把人半脱半拽的带回了家。

把干燥的毛巾和衣服甩在他面前:“换上。”郑秋冬还是不动,陈亦度没办法自己替他擦拭好头发。:“你怎么了?”

郑秋冬抿着嘴,一字不言。陈亦度去泡了杯热牛奶放进了他冰冷的手中。:“喝吧,总会好的。”

郑秋冬的手被温热的牛奶而变暖起来,恶狠狠的一口气喝完了,凶狠恶煞的去洗澡了。

陈亦度觉得好笑,做了清粥小菜自己慢吞吞地吃起来,郑秋冬收拾好自己,才回想起来这是在别人家中,自己还如此放肆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那个,谢谢。”

“没事,吃吧。”陈亦度虽然在事业上很霸道侧漏,但是在家中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温润如玉的还会下厨房做菜,因为他个人的洁癖家中除开保洁阿姨,郑秋冬是第一个人踏入这个家。

“我今天心情不太好,不好意思。真是打扰你了。”郑秋冬揪着衣角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站在那。

“没关系,坐在来吃口饭把。”陈亦度笑道“是人都有不愉快。梭罗说:‘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或许你可以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个世界。”他虽然不太明白郑秋冬发生什么事,但无非也就几种事业家庭爱情。

郑秋冬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心中回想着苦涩难忍,对面的陈亦度瞧见叹了口气:“想哭就哭吧,没什么好丢人的。”说完。郑秋冬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陈亦度看他像个小奶狗被抛弃的样子不忍心的抱住他,摸着他还湿漉漉的头发。郑秋冬在他身上嚎嚎大哭,哭完了他又感到丢人。

“对不起。”陈亦度当着他的面脱掉了衣服,八块腹肌,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

陈亦度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收留他,但就是想亲近他。“没关系。客房貌似没用过你可以去睡。”郑秋冬扒拉赶紧饭滚到客房重新谋划自己未来的打算。

陈亦度站在他房门在停留一会低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转身又回到书房处理自己的公事去了。

一早起来陈亦度就发现郑秋冬不见了,走了。

还留下了字条:先生,十分感谢你昨晚的收留,我无以回报。愿以后还能再次见面。郑秋冬留。

他握着字条勾起一个邪气的笑,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节选

王先生十分满意自己的作品就着胡先生的账号发了上去,心满意足的回床抱着胡先生睡觉。

正在睡着肆意的胡先生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等他醒来气的不行,操起枕头就扔王先生。

不能让我反攻就连让我歪歪都不行了,还能不能好好的啦。王先生忍笑。

能。王先生写完那个文之后再也没有下文了。

恨不得整天都腻歪在胡先生身边,相处的时间总是美好的,要珍惜。

评论(7)
热度(40)

© TANEK | Powered by LOFTER